苍南话
区域:浙江-温州市-苍南县
声明:浙江方言库视频均为浙江图书馆采集、征集,仅仅作为记录,不作为传承、研究使用,仅服务用于个人欣赏,本库所有资源内容序均属于浙江图书馆的知识产权,未经浙江图书馆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擅自以非法的方式复制、传播、展示、镜像、下载使用。否则,浙江图书馆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方言分布
    民国14年(1925)问世的《平阳县志》卷十九,把当时全县方言分成5种:瓯语、闽语、土语(俗称蛮话)、金乡语、畲民语。这5种方言,今苍南县都保存下来。其中分布最广、讲的人最多的是“闽语”,其次是“土语”、“瓯语”,再次“金乡语”、“畲民语”。
    “闽语”属闽南话系统,传入浙江南部后,由于自身的演变和周围方言特别是“瓯语”的影响,与福建南部的闽语已有很大差别,可通称为“浙南闽语”。苍南县境内的浙南闽语,主要分布在中部、西部和南部,说浙南闽语的约有57.4万人,占全县总人口54.4%。具体分布在以下乡镇:
    1.灵溪镇               
    2.矾山镇               
    3.灵溪区               
          大观乡            
          对务乡            
          凤池乡            
          浦亭乡            
          渎浦乡(大部)    
          沪山乡(大部)    
    4.藻溪区               
          藻溪镇            
          渡龙乡            
          繁枝乡            
          挺南乡            
    5.桥墩区                   
         桥墩镇                 
         黄檀乡                 
         南水头乡               
         观美乡                 
         五凤乡                 
         碗窑乡(大部)         
          大龙乡(大部)        
          腾垟乡(大部)        
         莒溪乡(大部)         
         天井乡(大部)         
    6.矾山区                   
         南堡乡                 
         埔坪乡                 
        南宋乡(大部)
        华阳乡(大部)
        昌禅乡(大部)
    7.赤溪区
         赤溪镇
         中墩乡
          半垟乡
           龙沙乡
           信智乡
    8.马站区
          马站镇
          城门乡
          沿蒲乡
          渔寮乡
          澄海乡                
          南坪乡                
          云亭乡                
          霞关乡                
          魁里乡(大部)        
          蒲城乡(大部)        
    9.宜山区          
     云岩乡        
    10.钱库区          
     望里乡(大部)
      括山乡(大部)
      新安乡(大部)
    项桥乡(部分)
    11.金乡镇
     湖里办事处(部分)
    12.金乡区
        大渔乡(大部)
        石砰乡(大部)
    “土语”,通称蛮话,主要分布在东部。说蛮话的约有27万人,占全县总人口25. 6%。具体分布在以下乡镇:
    1.钱库区                    
          钱库镇                 
          夏口乡                 
          陈东乡                 
          芦浦镇                 
          仙居乡                 
          项桥乡(大部)         
          新安乡(部分)         
        括山乡(部分)   
        望里乡(部分)   
     2.金乡区           
          新城乡         
          巴曹乡         
          炎亭乡         
           石坪乡(部分)
           大渔乡(部分)
     3.金乡镇
          郊外办事处
          老城办事处
          湖里办事处(部分)
    4.龙港区
         海城乡
          龙江乡(部分)
          白沙乡
    “瓯语”,也叫温州话。苍南的瓯语,主要分布在东北部。说“瓯语”的约有17万人,占全县总人口的16.2%。具体分布在以下乡镇:
    1.龙港镇                       
    2.湖前镇                       
    3.灵溪区                       
          灵江镇                    
          渎浦乡(部分)            
          沪山乡(部分)       
    4.龙港区                  
        沿江乡        
        龙江乡(大部)
    5.宜山区         
         宜山镇       
          铁龙乡      
          平等乡
          江山乡
         凤江乡 
    6.桥墩区 
          天井乡(部分)
     7.马站区
           蒲城乡(部分)
    “金乡语”,今称金乡话,主要分布在金乡镇城内(不包括城外的湖里、老城、郊外三个办事处所辖居民)。
    “畲民语”,是苍南畲族人说的话。全国散居在福建、浙江、江西、广东、安徽等省的畲族人,共有36.8万多人,绝大部分使用汉语,只有广东的惠东、博罗等县约1000多人使用本民族语言。我们把畲族人说的汉语叫做畲话,以区别于他们本民族的语言——畲语。苍南县境内的畲族人,说的都是汉语,属于畲话,主要分布在民族乡岱岭(属马站区)、凤阳(属赤溪区)等地,桥墩区的莒溪镇、大龙乡、腾垟乡以及矾山区的南宋、华阳、昌禅等乡,也散居着说畲话的畲族人。
    全县说金乡话和畲话的,都不到两万人,合起来占全县总人口的3.8%。
   上述5种方言,差别很大,相互间不能通话。

语音:

 第一节  浙南闽语
    浙南闽语由于在县境内分布广,说的人多,且通行于县城所在地灵溪镇,所以,在苍南县5种方言中,它是最有影响的一种方言。
    浙南闽语内部虽存在着某些差异,但差别不大,相互间都能通话。以灵溪镇为代表点,叙述如下。
    先从声母方面看:
    1.灵溪话声母属于“十五音”系统,这同闽南话一致。所谓十五音,就是15个声母,包括零声母在内。下面把厦门、漳州、灵溪三点的声母列表比较:
   

 第二节  苍南瓯语
    苍南瓯语内部也存在一些差异,但相差不大,外地人一般听不出来。以龙港镇为代表点记述如下。
    苍南瓯语属吴语。吴语最主要的特点是“帮滂並、端透定、见溪群三分”,即塞音、塞擦音声母有清音不送气、清音送气和浊音三套。以“端透定”这一组为例,一般是端母字读[t-],透母字读[t‘- ],定母字读[d-]。以龙港话为代表的苍南瓯语,就具有这个特点。例如:
   

    由此可见,龙港话和昆阳话的差别,主要在韵母方面。声母和声调方面,虽有一些差别,但较细微;词汇方面也是大同小异。
第三节  蛮  语
    蛮话是苍南县主要方言之一。民国《平阳县志》中关于“土语”的记述,说明蛮话是本地通行较早的一种方言。
    从全国范围来看,讲蛮话的人不多。广东省北部连县西北部丰阳、东坡等地有讲“蛮话”的,约4万人,《连县县志》(民国38年(1949)油印本)称之为“蛮声”,从它的某些基本词的说法来看,和苍南蛮话有较大的区别。例如:
   比较这些基本词的说法,我们看不出苍南蛮话和连县蛮话有什么密切关系。
    苍南县的邻县泰顺县的中部南部不少地区通行蛮话,当地人又称为“蛮讲”、“蛮讲话”。泰顺蛮话,古浊塞音、浊塞擦音今读清音,少数送气,多数不送气,说明它不属于吴语。泰顺蛮话和福建寿宁话连成一片,语音、词汇、语法都和寿宁话相近,所以,有人认为“蛮讲”是“闽腔”,属于闽东话系统。
    苍南蛮话有“北向腔”和“南向腔”之分。前者指与瓯语相邻的龙港、宜山区蛮话,后者指与浙南闽语相邻的钱库、金乡区蛮话。本地人以钱库蛮话为正宗,下文所记述的,除特别说明外,都指钱库蛮话,简称钱库话。
    钱库话处在苍南瓯语(北面)和浙南闽语(西面、南面)的包围之中,和它们有许多相同或相近之处,但也有许多相异之处。下面着重从语音方面比较它们的异同。
   

过,查阅说蛮话地区的几个大姓的宗谱,多载明其祖先系五代天福年间为逃避战乱从福建赤岸(今福鼎县一带)迁来。联系这个历史社会因素来考察,苍南蛮话的底层当属于闽东话,后来由于长期接受“瓯语”的影响,才在语音、词汇、语法等各个方面,特别是语音方面有许多接近于瓯语的地方。
第四节  金 乡 话
    金乡话只通行于金乡镇城内,是一个方言岛。明太祖朱元璋为抗御倭寇侵扰,在金乡筑城置卫。金乡话就是当时外来的驻城御倭官兵(主要来自浙江北部和苏皖的江淮地区)留传下来的话。
   

    正因为金乡话有上述��点,所以金乡话不仅与浙南闽语、蛮话不���相通,而且与苍南瓯语也不相通。
第五节  畲  话
    苍南县的畲族人,和散居在其他地区的畲族人一样,采取“大分散、小集中”的居住方式,周围多数说浙南闽语,还有苍南瓯语和蛮话。因此,畲族人大多能说几种方言,但他们回到家里或本族人聚居的地方,一定要说畲话。从前畲族人还禁止与外族人通婚。因此,畲话的特点仍然保存得比较完整。浙南各地的畲话虽然有一些差别,但相互间能通话。这里记录的是马站区岱岭民族乡的畲话。
    岱岭畲话接近客家话,也接近闽南话。
  


名称 发布日期

暂无视频!